滚动新闻|数字报|移动阅读|微博|视频|EN|RSS|我要投稿
收藏本站| 关于我们

2018年全球航空业机遇与挑战并存(4)

核心提示: 如果过去是向导,那么未来就是隐藏在不确定中的神秘面纱,并用层层隐秘裹住,而且并不排除全球金融危机或核战争那样看似不可能的情况。
波音747-8I 涡轮螺旋桨飞机ATR开发大型飞机的压力增大 2018年ATR是否会付诸行动,开发新的更大的飞机呢? 市场现实也可能会使一个新的计划遭受挫折。ATR首席执行官克里斯蒂安·谢勒(Christian Scherer)在2017年初告诉记者,现有飞机系列“使用寿命无限”,市场每年需要约100架飞机,ATR占据了85%的市场份额,庞巴迪Q400是西方唯一的竞争者。 但市场有所变化吗?加拿大普惠公司正在未来的涡轮螺旋桨飞机研制新一代发动机,专门为区域市场设计。该发动机能够为90至100个座位的飞机提供动力,并将在2023-25年投入服务。 值得注意的是,ATR有意进行公司重组,转变成有限责任公司,以提高管理的灵活性,增加融资选择,并提供接受新投资者的法律框架。谢勒在迪拜航空展上表示:“我们希望以正常业务的速度运营正常的业务,这就是我所建议的ATR应该发生的事情。” 航空公司更加美好的天空 尽管自2015年以来,燃料价格的急剧下降可能帮助了各航空公司改善财务状况,但传统经济的发展才是帮助航空公司维持发展的主要原因。 鉴于政治的不确定因素(事实上依然存在),并且受强劲航空旅行需求的推动,2018年的预期比2017年更高。到2018年夏天,各航空公司(尤其是欧洲的航空公司)将有足够的信心提高他们对今年的预期。 国际航空运输协会(IATA)现在预计,航空公司的总利润与2017年水平几乎一致,达到345亿美元,但2018年该行业的净利润有望创记录,达到384亿美元。 支撑这一增长的原因在于乘坐率已经连续八年上升,目前达到了81.4%,机票价格也出现了上升。2017年收益率似乎已经停止下滑,而IATA预计2018年乘客收益率将小幅上涨3%。 然而,IATA预计2018年单位成本将上涨4.3%,超过单位收入3.5%的增幅,如此,经营利润率将降低到8.1%,净利润率将达到4.7%,低于2015年和2016年的水平。燃油价格是一个重大的影响因素:IATA对2018年的预测是基于平均油价上涨近11%。 安全和保障一年很长 过去十年里,航空公司的安全表现十分良好,而且一直在提高,最简单的预测解决方案就是预测这种趋势将会持续下去。不过,也有理由认为,这种情况将不会再持续。 截至12月中旬,2017年又成为没有致命的喷气式客机事故的一年,使零致命事故成为常态,这在2015年已经实现,如果仅仅指的是客机事故而不包括蓄意事件。 但这种良好的安全表现并非偶然出现的,这要归功于更先进可靠的技术,以及各航空公司极大提高的安全意识,后者在很大程度上源于20世纪90年代开始的数据分析技术改进带来的安全政策发展,而数字化时代则更容易向行业传达分析结果。如今,有些地区是比另外一些地区更安全,但总体都在逐步改善。 安全预测愈加困难,因为威胁因素在不断变化,即使航空旅行的特定技术解决方案似乎正在改善。然而,与安全相关的一些情况也有利于保持安全。截至该预测发布之时,2017年并没有出现重大的安全事件,但是一年的时间很短。 防务承包商密切关注美国预算提高 防务承包商之前曾对2017年的强劲发展卯足了劲,希望唐纳德·特朗普总统的上任能够迎来前所未有的预算。但是,根据特朗普在春天确定的预算,预算内容与上任总统的非常相似。 由于特朗普辖下大部分内阁职位和任命在第一年任期结束之前就已经确定,尽管内阁成员的不停轮换每天都在威胁着这个脆弱的稳定局面,但防务承包商们预计2019财年的预算将会提高。 正如F-35计划曾经被特朗普的推特批评,但在过去一年,该计划又赢得了他的信心,特朗普对波音公司“空军一号”资本重组的态度发生了惊人的转变。 但是,尽管美国国防工业已经学会了如何安抚特朗普,他们也无法预测美国国防部的顶尖收购项目是否会平静无波。排在最前面的是F-35和波音的KC-46A加油机,而联合监视目标攻击雷达系统(JSTARS)的结构调整仍然处于停滞状态。 由于美国空军在考虑是否在Block 2B软件配置中保留一部分“闪电”(Lightning)II机队,而不是使飞机达到战斗标准,这种发展的延误影响到了洛克希德的F-35计划。联合项目办公室最近提出,可以节省改造费用,为即将到来的生产扩张做准备。 波音公司的KC-46A加油机2018年将迈向向美国空军交付的里程碑,尽管在披露该飞机的三大缺陷后,阴云似乎仍然笼罩着项目的进度。波音公司现在已经解决了三个问题中的两个,但该公司仍在评估相比传统加油机,KC-46A的轰鸣会对受油机产生何种影响。2017年12月初,波音公司庆祝了首架KC-46A的首飞。该公司将交付给美国空军,作为第一批18架加油机的一部分。 随着下一代加油机从波音公司的西雅图工厂起飞,美国空军的JSTARS资本重组可能永远不会实现。这个价值69亿美元的更换计划刚开始一帆风顺,但在过去的一年里,美国空军似乎摒弃了公务机概念,转而选择可以在竞争激烈的环境中运行的替代平台。空军空战指挥部负责人在2017年秋季对记者说,空军正在研究一系列能力,以在竞争激烈的环境中提供“非传统地面移动目标指示器”(GMTI)能力。 美国空军和海军也在讨论他们的平台如何交流和共享信息,但该负责人并没有透露美国空军是否能够分享波音P-8海上巡逻机的GMTI能力。在国会为JSTARS任务提供充分保护的情况下,空军可以在开发在竞争激烈的空域工作的新概念之前,进行临时的资本重组。 海军方面,MQ-25无人加油机项目的竞争已经缩小至三名投标人——波音公司、通用原子航空系统公司(General Atomics)和洛克希德·马丁公司(Lockheed Martin),诺斯罗普·格鲁曼公司(Northrop Grumman)已经被淘汰出局。项目的部分内容尚待敲定,包括“黄貂鱼”(Stingray)舰载和岸基任务控制站。合同预计将在2018年夏季签署。 旋翼飞机新机型成型 2018年看起来将是直升机制造商的转型之年。虽然没有新型号进入服役,但是三架全新的飞机将完成大部分的认证测试,这三架飞机每架都将给直升机行业带来不一样的东西。上的大多数认证测试(每个都会带来不同的细分)将被包装起来。 空客直升机公司迫切希望H160顺利进入批量生产。这将对该公司的新工业模式提出严峻的考验,但在H225带来的财务和声誉损失之后,该公司已经处于只许胜不许败的境地。 19 空客H160 与此同时,贝尔直升机公司仍然试图在2016年7月的一次致命坠毁事件之后,重新启动525“无情”(Relentless)项目。除了认证挑战之外,贝尔必须向更广阔的市场证明,电传控制给商业运营者带来了实实在在的好处:电传控制是必需品,而非可要可不要的选择品。 在意大利,莱昂纳多直升机公司必须为AW609民用倾转旋翼飞机开拓利基市场,因为它试图在羽翼未丰的领域取得先机。就产生积极结果的可能性而言,这几家公司的字母顺序就能为其成功情况提供指导:空客、贝尔,最后是莱昂纳多。并不是说这三家制造商有的不能成功,而是这个概率往往也离不开过往的表现。 20
上一页 1 2345下一页
专栏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实习编辑 张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