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数字报|移动阅读|微博|视频|EN|RSS|我要投稿
收藏本站| 关于我们

北航学生赴山西省太原市考察晋语弘扬三晋文化

核心提示: 秉承之前几次社会实践实践的热诚和初心,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晋善晋美实践队”于今年暑假再次出发,前往山西省太原市及周边开展晋语传承及保护情况的调查。
曾主持《新华字典》编纂工作的语言学家李荣说过:山西有两大宝藏:方言和煤炭。山西的煤炭输血我国的工业化建设;作为山西文化载体的晋语更是蕴藏丰富,特点纷呈。山西,是华夏文明古老的发祥地;许多唐诗,用晋语诵读许多唐诗会更有韵味。 “你们这个工作很有意义,晋语博大精深,需要后辈传承挖掘和保护。”山西大学语言科学研究所余跃龙老师紧紧握着队长蓝泽兵的手,如是嘱托。 国家推广普通话,晋语式微,年轻一代难以习得方言也很少使用之。“保护山西方言,下乡去,到方言使用的前线记录鲜活的语言现象,存续山西本地文化并发掘其中的历史信息是实践队员们的共识”,实践队队长蓝泽兵介绍道。据了解,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晋善晋美实践队一行十人8月1日建军节之际赴山西太原调查晋语。 太原话濒危,一线方言工作者忧心忡忡  图1 队员们在山西大学合影 赵晨轩 图1 队员们在山西大学合影 赵晨轩 “山西方言受地理环境影响,几里不同音,特点各异,异彩纷呈,先后传播至内蒙、河北等地,甚至闽语中也有些痕迹。”余跃龙老师谈起晋语的前世今生,有喜有悲。喜的是,晋语文化研究大有施展空间也有丰厚的文化意义;悲的是,晋语方言破坏严重且鲜有资料可以参考。 办公室内的书架满满当当,《太谷方言词汇与民俗文化研究》、《清徐方言志》等等。方言专业著作几乎囊括了整个山西省的所有县市。 余老师深入浅出,介绍了晋语的前世今生和许多近期的研究。谈到晋语的文化价值和历史意义,时余老师兴高采烈;看得出他确实对晋语这项事业有着十足的热情。他说:“晋语保留了很多古韵,文言有非常多。晋语的许多特征在官话甚至闽语中也都存在,可以从中勾勒出古代人口迁徙的痕迹。”但是谈到方言尤其是太原话时,余老师说:“太原毕竟也是省会城市,人口流动性大,再加上普及普通话多年,现在纯正的太原话已经磨蚀殆尽了,很难再找到可靠发音者。” 实践队员介绍道:以太原莲花落等曲艺文化为代表的太原本地文化目前也走在灭绝的边缘。“以前有个著名的莲花落艺人名叫曹强,老先生去世后,这门曲艺的继承者无力继续扩大它的影响力,观众也渐渐地少了”,余跃龙老师的话如是说。 诚然,山西文化作为中华文化的支流文化,在主流文化越来越猛烈的冲击和交融下消退是一个普遍现象。盛极一时的岭南文化、海派文化和津门文化都面临着这样窘迫的境地。然而,保护方言,挖掘本地文化、支流文化绝不是开历史倒车,而是为祖国的文化多样性存续一段绵延数千年的血脉。 欲济无舟楫——城区磨蚀重,乡音几近绝迹 “你们这项工作很有意义啊,一看就是好学的好学生,希望你们努力做下去。”太原市迎泽区文瀛公园内一位在台阶上乘凉的老大爷握着晋善晋美实践队队长蓝泽兵的手说。文瀛公园是太原市内一块重要的绿地,来往的游客和居民在此地休憩、消夏,公园内黄发垂髫一片祥和气氛。 “我们早就不说太原话了,在家也是说普通话,上班当然也是普通话。虽然我是在太原长大的,家里人也都没有离开过家乡,但是我们基本上不会用方言交流”,一位50多岁的妇女表示。记者了解到,一天下来,实践队收集的问卷中很少是由地地道道的太原人填写的。太原中心城区原住民比例之低,方言保存状况之悲观可见一斑。   图2 文瀛公园内采访纳凉老人 赵晨轩 图2 文瀛公园内采访纳凉老人 赵晨轩 “现在那里还有纯正的太原话,我们家的老人也是说普通话,我在学校里学的也是普通话,有时也使用英语。能接触到方言的场合简直比英语还要少”,公园内一位年轻人介绍道。实践队员岳育新拿上一份问卷,“麻烦您看一下,这些词语在方言中的表达方法您还清楚吗”。年轻人遗憾地表示:“实在是没法填呀,你说这些方言的词语我一个都没有使用过,叫我怎么来填问卷?”记者在一旁叹息不已,现如今,即便是太原本地成长起来的年轻人也没有接受本地文化熏陶的氛围了,实在惋惜。 太原城区的方言保护形式相当严峻。上世纪90年代,还有多篇关于太原话的著名论文发表。它是晋语非常有代表性的分支,文化内涵丰富,横看成岭侧成峰。缤纷的太原话还孕育了传统曲艺形式——太原莲花落,不过随着老一代艺术家的失去,莲花落也走在了失传的悬崖边。这一局面实在令人唏嘘。 礼失取诸野——南郊小店区,方言牵出故事 礼失取诸野”,“一线的方言工作者往往不会在人口来源复杂、流动性高的城区进行方言的采集”,余跃龙老师介绍起他们平时在搞方言调查时的经验谈。“偏远地区是个不错的选择,那里相对淳朴的环境还为方言留得一块美妙的栖息地。太原市南郊小店区就是这样一块宝地”,实践队队长蓝泽兵综合考察并结合资料分析后向提出建议。 晋善晋美实践队员介绍道:方言作为载体,发音者在讲解方言的同时也会对社会生活,历史事件等多有刻画。因此,在本次实践过程中方言还牵出了许多动人的陈年往事。   余老师说:“方言调查要长着雷达一般的耳朵,处处探听地道的音韵。”队员魏子铎向记者表示,正是这一句话让实践队收获了一段故事。在小店区城南一公里左右的居民小区路边,几名消暑的老大爷在此聊天闲谈,有东北话有山西话、更有一位老大爷普通话竟然还带些江浙的口音。队员们与其攀谈起来,队员们得知:此处原有一军工厂,专门生产仪表器械,破产后留下他们老工程师在此。说来实在辛酸。 “那是五几年,一五计划时期,苏联和东欧国家向中国援助了156项重点建设项目,这个厂子原本是东德在北京援建的。我作为年轻工程师,听从国家召唤从家乡上海跑到了北京。三线建设时期,厂子搬到了山西的山沟沟里,一待又是20多年,到90年代厂子才搬到了太原。当年有几位并肩奋斗的工程师战友也是从你们北航分来的。” 一位80多的老工程师不禁联想起当年的峥嵘岁月。 讲起那些年一起奋斗的老战友,老人心情激动。他亲切地称呼队员为“李林生(音)的同学”。实践队队长蓝泽兵也颇有感慨,这“同学”二字实在是分量万千! 实践队员介绍,方言的发音者选取比较讲究,首先年龄要适合,年龄小于55岁一般认为受普及普通话影响较大,年龄过大的又有可能会丧失送气音等多个关键特征。文化程度过高一般来说普通话磨蚀方言情况较重,文化程度低又给调查制造难。 下乡的一大核心意义是与生活在乡村的前辈交谈,与他们打成一片,汲取他们的经验和见解。收集方言语音是一方面,与农村生活的前辈沟通交流也是非常可贵的。实践队经过考察,联系到了小店区西桥村原村支书兀大爷作为方言的发音者,让他来朗读数百个常用词汇,对该地方言进行比较全面的刻画。  图3 采访小店区西桥村原村支书 赵晨轩 图3 采访小店区西桥村原村支书 赵晨轩  兀大爷见多识广,虽然没上过学但也在工作中积累了一些文化知识,这让采音工作进展地相当顺利。七分方言,三分故事,兀大爷在介绍词汇的过程中还穿插了相当多他的人生经历。他说:“太原话一般称高粱为‘茭子’,而称玉米为‘玉茭子’”,兀大爷继续讲道,“我11岁时父母就已双双残疾,家中还有弟弟妹妹,生活艰苦。”“我十一岁就是一个顶天立地的汉子!”,说出这句话老人有些颤颤巍巍,眼眶泛红,泪水盈然。魏子铎和严晋龙两位队员表示:“兀大爷讲起童年时的经历,生动可感,可见这段艰难的岁月在他心中仍然历历在目。” 毕竟从11岁起就当了家。兀大爷作为家里唯一一个壮劳力,在生产队苦苦干活,每次分粮食人家都愿意多分给他6斤“茭子”。兀大爷说:“那时候实在是太穷了,我就想啥时候能吃饱一顿‘茭子’也就满足了。” “我吃苦耐劳踏实学习,渐渐在生产队里主持了工作。18岁时,村子受文革波及,我可以说是火线入党,成为了村里的书记,一干就是三十多年。”谈到此处,老人怅然。返回太原的路上,在场的队员们向记者表示,这一段故事实在是动人,让他们心中也五味杂陈。在西桥村偶然访得的一位朴实的老人,竟然讲出了他一生的波澜壮阔。  和羹之美在于合异 据悉,晋善晋美实践队是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的一支老牌实践队,多次深入山西开展扶贫和晋商等方面的社会调查。本次实践活动以晋语为主题,首先是收集语料和记录生动的语言现象;其次,实践队表示,他们希望将开发晋语app以保护和弘扬山西的方言文化。 晋语是三晋文化的载体,各地方言都是各地区本地文化的重要成分。和羹之美,在于合异,社会主义灿烂的传统文化和精神文明中必然要为异彩纷呈的地方文化留下一席之地。 天津话的“煎饼果子”粤语中不会有;重庆人管雨伞叫“撑花”,如此有诗意和想象力的称谓估计是全国独一无二的。在农业社会中,生产力无法改造填充之处,往往见证着文化的分野。一条河,一座高山,都为一方水土打上了不同的文化印记。中华文化灿烂多彩,除了主流文化,岭南文化、海派文化、北京文化、山西文化这些重要的支流本地文化来都是重要的组成部分,方言是这些支流文化的名片。存续传统各异的地方文化,保护和传承方言还需要全社会共同努力。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wangl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