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数字报|移动阅读|微博|视频|EN|RSS|我要投稿
收藏本站| 关于我们

航空工业成飞刘南江闪耀足迹遍布祖国大江南北

核心提示: 路漫漫其修远兮,对刘南江来说,在平凡的岗位上默默奉献,为中国柴油电喷事业的发展继续付出是一件有意义的事。
刘南江,航空工业成飞威特电喷公司标定工程师,负责发动机排放和性能标定、整车排放和性能标定工作及产品售后技术支持。作为一名标定工程师,刘南江的工作日常,就是奔赴遍布祖国大江南北各个极端环境的试验基地开展标定工作。1月,进军地处祖国北方的黑龙江极北漠河;7月,赶赴新疆吐鲁番盆地酷暑火焰山;以七尺之躯直面平均海拔5500米的巍巍昆仑。十几年来,刘南江不畏艰辛、不忘初心,大江南北闪耀着他发光的足迹。 历险极北漠河 极北漠河实验场所地处全中国气温最低的齐齐哈尔市北,每年1月,极北漠河最高气温都保持在零下35摄氏度左右,据当地人员介绍,因实验场所地处偏僻、气候恶劣,救援人员无法迅速救援,每年新车在进行测试时常会出现侧翻、车祸等情况。一次,刘南江在试验车上进行正常的数据测试时,因为刹车失灵、路面湿滑导致试验车原地打转、失去控制,径直往山崖下闯去,眼看事故就要发生,经验老道的驾驶员迅速减速、转向、撞向山体、沿着山壁一路擦挂,最终将车辆悬停在悬崖前。回忆起当时的场景,刘南江仍然心有余悸:“离死神就那么几十厘米,幸亏运气好!”。 当被问到该项工作的危险性时,刘南江回答道:“这边的实验场所就是这样,我们算是幸运的了,我们不上谁上”。说着便呵呵笑了起来,语气里满是轻松和随意。 奋战高温火焰山 在地处新疆吐鲁番火焰山地区的实验场所开展新车加减速测试、噪声测试、静止测试时,要求必须将车辆开到实验场所后静止半小时以上,方能进行测试,7月的新疆,骄阳似火、烈日炎炎,气温高达摄氏40余度,地表温度更是一路爆表,攀升至摄氏70余度,在试验场地静止、暴晒40余分钟后,车内温度已经高达摄氏80余度,而实验人员必须趁着高温、关上车门、关闭空调,在车内进行相关测试、采集相关数据,刘南江和同事们笑称这几项测试为“铁板烧”。 就是在这样的极端气候条件下,刘南江带领团队陆续完成了中兴、黄海、江淮、江铃、华瑞、奇瑞、卡威、东风等国内知名汽车品牌的国三、国四排放和性能标定认证并顺利投放市场,一举打破了国外企业在这一行业的垄断。 滴水穿石非一日之功 2005年,刘南江进入成飞威特电喷公司成为了一名普通的试验工,因为工作技术突出、踏实肯干,2009年刘南江被调入应用工程室担任基础标定工程师。刘南江进入新岗位后,意识到自身在标定专业知识上的欠缺和不足,他购买了大量专业书籍,利用业余时间刻苦钻研;谦虚请教有经验的同事,并积极在实际工作中进行应用。锲而不舍,金石可镂,在长达数年坚持不懈的学习提升后,刘南江成长为科室里独当一面的技术能手、技能专家,在我国国五N1技术仍在摸索阶段并且在国外公司垄断控制的情况下,刘南江带领团队率先完成了中兴皮卡和江铃皮卡的国五排放摸底测试。 2017年4月,CCTV-2以《汽车芯片的中国式坡起》、《聚焦供给侧改革“发动机”:谁来填补芯片空白》两期节目,专题报道了以刘南江为代表的威特人不畏艰难,奋力突破国外品牌垄断,积极争做中国柴油电喷自主品牌领军企业的形象。2016年底,刘南江当选成飞激情人物。 路漫漫其修远兮,对刘南江来说,在平凡的岗位上默默奉献,为中国柴油电喷事业的发展继续付出是一件有意义的事。但对于威特电喷,要成为中国自主品牌的引领者,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这些努力终将汇聚成引领变革的伟大力量。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