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数字报|移动阅读|微博|视频|EN|RSS|我要投稿
收藏本站| 关于我们

中国航发动科首席技能专家李侠:侠者 武艺高强

核心提示: 大家都对李侠刮目相看,其实在这之前,李侠已是厂内修复此类主轴的高手。李侠被派到现场后,经过拆机查看,他抛出了一个颇为惊人的观点——“大轴弯了”,并指出这种情况是外委的安装方在安装时未按规程施工导致的。今天,此大轴仍然运转良好。
“侠者,武艺高强;客者,云游四方。” 这是金庸在他的武侠世界里打造的侠客世界。中国航发动科科能公司有一名普通的机修钳工,工作能力出色,常年出差在外,他的名字叫李侠,同事们常戏称他为“侠客”。他曾获评“航空报国突出贡献奖”“中国航发优秀共产党员”“四川省劳动模范”,获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奖励。已近花甲之年的他,每年仍有超过一半的时间奔波在全国各地的机组现场,他是名副其实的“客者”。 初入“江湖” 和许多侠客高手一样,初入“江湖”的李侠一战成名。钳工是指在机械切削、装配或修理中的手工作业,机修钳工就是专门靠手艺修理机床设备的。手上的活儿讲求的就是一个“准”字,可是,到底要多准才算准?古代的侠士讲求百步穿杨,在李侠这里,他的准头便在于能精准拿捏十分之一根头发丝粗细的间隙,并能在这个间隙内开展修复作业。 航空加工磨床的磨头主轴与轴瓦之间的间隙配合直接影响到加工零件表面的光洁度,间隙大了,加工零件表面会产生波纹而超差,小了会产生温升现象而抱轴,从而使主轴报废。这个关键的配合间隙要求在0.008~0.12毫米之间,其修配难度可想而知。在数字精控加工尚未引进的年代,李侠的巧手便成了这类磨床主轴的救星。当时,四川泸州某所的一台英国进口万能工具磨床的主轴坏了,国内多家专业机床厂都不能如愿修复。焦急万分之时,有人给所领导建议说,科能的精修室能修这种床子。科能派来了李侠,他一次性修复成功,名气就这样打出去了。大家都对李侠刮目相看,其实在这之前,李侠已是厂内修复此类主轴的高手。 艺高人胆大 一次,包头某大型钢铁集团从公司订购了一套大型的高炉煤气余压透平发电(TRT)机组,安装后首次启机却不成功,客户和安装方都找不到问题所在。李侠被派到现场后,经过拆机查看,他抛出了一个颇为惊人的观点——“大轴弯了”,并指出这种情况是外委的安装方在安装时未按规程施工导致的。论点一经提出,参与各方都表示质疑,毕竟大轴一根通体精钢铸成、粗端直径近一米的大家伙,谁会相信这样的东西在正式运转之前就弯了呢。反复争论始终得不到一致意见,客户只能应李侠的强烈要求,把大家伙拖出去上了动平衡机。检测报告出来,印证了李侠的推断:大轴果然弯了。大轴是动力设备机组的核心,弯成那样几乎等于报废。李侠却说他能修好,在他的坚持下,大轴本体经历了一次大“手术”,结果竟成功运转了起来。今天,此大轴仍然运转良好。 随着这样传奇案例一件件的多起来,“设备修理大夫”的名号便落到了李侠头上。有人说,李侠手中的锉刀、刮刀是他为机器疗伤的手术刀,更是这位侠客游走天涯,行走在机修界的剑。 汗水浇灌的匠人 李侠是厂子弟,他从小生活在大院里,穿梭在各类机床组成的巨大机器阵列中,对它们发出的声音、散发的气味有一种超越常人的知悉力,也产生了特殊的情感。正是他的执着付出,才成就了如今的航发匠人。 2015年的三伏天,唐山某业主方的1号大型轴流压缩机组振动超标停机,5号机组推力瓦位移超标,严重磨瓦,反复停机。情急之下,公司抽调正在山西执行任务的李侠前去救火。 到了现场,李侠倍感压力:这次的问题之棘手,不只靠手巧就能解决。机组振动是个系统性问题,主机前后端涉及的辅机系统多而庞杂,更大的难度在于前期人员已经反复拆检这台几十吨重的大机器,原生问题可能已经发生衍化。进入机房,面对已经拆得七零八落、铺在几十平方米范围内的大小零件,李侠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盛夏的唐山,厂房里另有7台高热机组正在运转,晚上的气温也接近40度。为了尽快排查出问题,他一会儿爬上行车操作台自己吊转零件,一会下来当钳工修这修那,来回折腾次数多了,衣裤早已湿透。 每天15小时以上的工作量,使李侠弄清了1号机组内外的每个细节,成功找到问题的症结。他最后一次向困难发起总攻,这一干就是 34个小时。1号机组正常运转后,李侠没用多久就解决了5号机组的问题。 离开了唐山,他却并没回成都总部,而是去了下一台机器旁。他就这样凭着一股内捻于心的奉献精神走南闯北、于汗水中为公司创造价值,也在汗水中修行出大匠独有的情怀。 传承匠心 生活中的李侠平易近人,很愿意跟人分享他在外场工作时的所知所见。每次大的排故和修复工程结束后,他总用最质朴的语言总结案例的关键点,让同事们有更多的文献资料可以参考。这些年,他带出的徒弟已经成长为机修和装配钳工的骨干力量。 2016年初,动科科能公司工会以他的名字创建了“李侠劳模创新工作室”,将公司许多有创新精神、有才气的技术技能骨干协调到他的麾下。在李侠的带领下,工作室发挥了打破部门壁垒、加速问题解决的作用。 今年已经57岁的李侠,从19岁进厂算起,已经在机修钳工这个平凡的工种干了足足38年。挫、磨、刮、拉、松、紧、拆、装,这些简单的钳工动作,几十年如一日地重复,在他和机器之间架起了桥梁,让他得以读懂机器的情绪与脾性,从而达成良好的沟通和精准的互动。也许正是这种日积月累的砥砺,慢慢铸就了这位侠客的赤诚匠心。(胡玲江)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李美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