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数字报|移动阅读|微博|视频|EN|RSS|我要投稿
收藏本站| 关于我们

哈飞劳动模范王晓峰:锱铢必较 练就绝活

核心提示: 2016年,王晓峰共完成工装精密零件加工3000余项,全年解决和排除装配夹具标高灌注安装定位板和焊接夹具角座的加工等10余项问题,提出合理化建议30余项。
两道,0.02毫米,相当于头发丝直径的四分之一。对于这样细微的加工公差,精密的数控仪器也很难做到,然而王晓峰做到了。 王晓峰,航空工业哈飞目前最有经验的镗工高级技师之一,主要负责公司工装连接件的定位销孔和各类模具精密孔的加工。 从1986年至今,他就干了镗工这一件事。30多个寒来暑往,他甘于寂寞,不断磨砺技艺,怀着对航空事业的执着和热爱,以严谨的工作态度和精湛的技艺,创造了多年加工零差错的神话。 对王晓峰来说,对零件质量锱铢必较俨然成为一种习惯。加润滑油、装夹上活儿、找正原点、观察加工范围、安装刀具、开始加工……这样的动作他每天都要重复无数遍,但王晓峰说:“不能把它看成习惯动作,必须每一次都保持着‘第一次’的慎重感”。这个“不能”,大概就是他对职业的敬畏之心吧。 王晓峰干活特别讲究“细”字,每次干活前,他都要先消化图纸,并根据零件的特点认真分析,细心归类,做到心中有数。就是凭着比别人多的准备,比别人多的为下道工序着想的态度,比别人更坚定的提升技能的决心,王晓峰练就了镗床加工的绝活。 凭借过硬的专业技能和丰富的工作经验,王晓峰承担过多项关键工装的研制任务,在工装的研制中解决了多项技术难题。 有些工装孔位的同心度、垂直度、表面精度要求很高,是生产中令人望而生畏的“拦路虎”。可王晓峰不怕它们,他总是愿意做这个“打虎人”。用他的话说,“每天做重复性的工作练习的是基本功,基本功练扎实了,就得‘拔拔高’,不然不会有进步。” 去年,车间接到一个异形零件的加工任务。该零件为薄壁、铝材、曲面、小型零件,属于用数控机床加工易发生变形、且零件法向孔位置度要求在0.02毫米以内的难加工零件。这个长相怪异的零件引起了小范围的讨论,数控铣工连连摇头,镗工也直摆手,生产主任的目光便落到了王晓峰身上。王晓峰表示,根据以往经验,采用钼丝切割的方法加工外形,应该是变形最小的,可以试一试。加工后他反复测量验证,变形问题果然控制在了公差允许的范围内。接下来,就是法向孔的加工。按照以往经验,因为曲面零件打孔基准移动,车间在用五坐标数控机床加工位置度在0.02毫米以内的法向孔时经常出现超差。王晓峰主动找到工艺员探讨加工方法,经过研究,他提议利用加工工艺基准反复找正的办法,即每加工一个法向孔就利用工艺基准孔找正一次,避免公差的累积。这个方法得到了工艺员的认可,但大家都知道,利用这个方法就相当于把所有的压力都集中在了操作者身上,这是对他操作水平的极大考验。王晓峰在机床前不断调试,确定装卡方式,找正位置,沉着细致地开始了所有法向孔的加工。此时的他,微弓着身子,眼睛锐利地盯着零件,手上的操作干净利落,浑身散发着自信的魅力。半个小时后,加工完成了。经过测量,法向孔全部在精度要求范围之内。 像这样的问题,王晓峰也记不清自己到底解决了多少。只是在不知不觉中,他已经成了领导和同事心中的最可信赖和依靠的人。有什么问题解决不了,找王晓峰准没错,他不仅保质保量,而且肯定按时交活。“决不给车间拖后腿”是他给自己立下的规矩。 车间主任助理徐隆武告诉笔者,因为镗床加工的特殊性,操作起来需要格外耐心和细心,也正因为这个原因,一旦生产忙碌起来,这道工序就容易成为制约进度的瓶颈。“可王师傅从没让车间操心过这些事。生产任务忙的时候,工段时常堆着一车车待加工的零件,王晓峰像个魔术师一样,不过多言语,总默默把零件变成一件件精品。” 一次,工装铆接时发现上层的螺纹孔和下层的精度孔在安装时发生干涉现象。按照图纸要求,螺纹孔和精度孔要保证同轴度0.01毫米,垂直度0.02毫米以内。飞机铆装就等着这套工装,镗床不能加工螺纹孔,传统的数控机床无法达到精度要求,就在大家一筹莫展之际,王晓峰心中萌生出一个想法,能不能先保证垂直度,再手动钻孔保证同轴度。他根据丰富的经验,先是自制了辅助工具反顶尖,保证丝锥垂直,在垂直度有保障的基础上将精度孔和螺纹底孔一同加工,然后将反顶尖装夹在镗床上,丝锥放在螺纹底孔中,丝锥和反顶尖紧密配合,以手动方式钻螺纹孔。经过多次试验和反复验证,王晓峰手动加工的工装既保证了同轴度要求,又保证了垂直度要求。 他不仅铸造精品,还勇于攻关创新。2016年,王晓峰共完成工装精密零件加工3000余项,全年解决和排除装配夹具标高灌注安装定位板和焊接夹具角座的加工等10余项问题,提出合理化建议30余项。 在不断追求个人进步的同时,王晓峰毫无保留地将经验和技术传授给徒弟,传授手艺的同时,也传递了耐心、专注和他一直坚持的“品质”精神。王晓峰带徒弟讲究“刚柔并济”。“刚”表现在对技术的高标准、对质量的严要求上,决不允许超差产品流转到下道工序。“柔”则体现在对徒弟生活的关心和帮助上,对问题考虑周到,指导到位。 时光流转,在王晓峰的镗工生涯中,他就这么一路走着,一路“计较”着,计较产品质量,计较生产效率,计较着技能进步,却从不计较名利,不计较个人得失。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李美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