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数字报|移动阅读|微博|视频|EN|RSS|我要投稿
收藏本站| 关于我们

中国航发动控所电子专业副总师蒋文亮:始于积累 成于坚持

核心提示: 但是蒋文亮通过分析对比,认为现有解调芯片只是能用,但是温漂太大,一致性并不好,很有必要研究出一种电路一致性好、温漂小、能独立解调的电路。
航空发动机控制系统是航空发动机的“大脑”。作为“大脑”研制电子控制器专业首席技术专家,蒋文亮担任中国航发动控所电子专业副总师,先后负责涡轴、涡桨、大涵道等多个类别多个型号项目数字电子控制器的设计。蒋文亮主持动控所电源专业、信号处理专业、电磁兼容专业等实验室建设工作,承担电子控制器抗干扰、故障诊断与防护设计等方面多项技术攻关并取得创新突破,相关技术更是填补了国内空白。 “学生”蒋文亮 一个2009年入所的徒弟回忆,刚入职那会儿,师傅跟他们一起出去吃饭,竟被误认为是同届的“学生”,事实上,蒋文亮比他们大了十多岁。而“学生脸”的蒋文亮确实把“学生”这个身份诠释得很彻底。对于蒋文亮而言,工作繁重从来都不是没时间学习的借口,反而成了学习的动力与目标。项目再忙再紧,学习也不松懈,哪怕刚加完项目的班,也要再加学习的班。有一次产品做高温试验时出现了问题,直到凌晨一点多才解决。第二天本可以稍作休息的他迫不及待地继续翻阅资料,进行电路仿真,查找一切还可能存在的漏洞,防范风险发生。有的放矢的学习不仅保证了产品质量,也完善了高温试验的验证过程。 蒋文亮是个非常有耐心的人。为他人答疑解惑时,他总能系统地为人解读,并联系生活中的现象,把答案说得全面,说得简单,说成“段子”,这些“段子”不幽默,却很通俗。他认为给别人说通透也是一个温故而知新的学习过程。很多年过去了,几乎每个徒弟都能记得一两个蒋师傅说过的经典比方。“PID控制的大环、中环、内环就好比要控制从上海去北京的时间,首先我得控制位移,选路线,这相当于大环;然后是控制速度,类似于中环;最后再进一步精细,就得控制加速度,这就好比内环。”蒋文亮的学习习惯潜移默化地影响着每一个徒弟,每一位团队成员。  蒋文亮经常告诫自己和团队成员:“知识、专业的宽度与高度就像青藏高原与珠穆朗玛峰。珠穆朗玛峰出现在青藏高原上,而不是从平原上拔地而起,这不是偶然。”厚积才能薄发,要攀登专业领域的高峰,就要筑建自己的高原。蒋文亮的“高原”为他的“高峰”提供了源源不断的土壤。他引入闭环控制和数字解调技术,提高了位置信号的抗干扰能力,解决了该信号不稳定问题;针对输入输出信号的特征实现了断线故障诊断;同时采用自恢复的保护技术,实现了故障的隔离与保护,提高了可靠性;通过对雷电技术的研究,首次按适航标准在国内航空发动机控制领域进行了雷电防护设计与试验验证,缩小了与国际水平的差距。 因为坚持,所以热爱 从南航毕业至今,43岁的蒋文亮从业已20余年。谈及如何保持持续不断的内生动力去突破创新时,他给我们讲了两小段铭刻在脑海里的回忆。第一次是他刚入职,出差去外场配合主机所试车,看到加力燃烧喷出的尾焰时,他被深深地震撼了:“真的很漂亮,原来平时做的那些电路板控制的竟是这么鬼斧神工的一个大家伙。”蒋文亮的心中从此更多了几分敬畏与热血。 第二次是工作了近10年,他第一次作为课题组负责人去到外场,带着自己设计的电子控制器去试车,他想起了自己第一次出差:“对比之下,自己的角色发生了很大的转变,发动机的型号、技术也有了很大的改进提升。它(航空发动机)进步了,我也进步了。”看得见的成长让年轻的蒋文亮对个人、对专业、对行业的未来更加坚定,而看不见的压力、责任与成就感让他感到更加充实。“我觉得还是得热爱这个专业,热爱不单是一股冲动,也需要坚持、需要培养,靠自己一点点建立。” 细节决定成败 “细节决定成败”,蒋文亮常把这句话挂在嘴边,也践行在工作中。某项目发现电源频繁启动后会导致控制器A通道上电无法正常通讯,团队全体成员花费了数个小时终于找到了缘由,处理好故障点就能解决问题,一切好像顺理成章。但是蒋文亮进行对比分析后发现,故障点所在的模块要比其他模块更容易出现此类问题,这是为什么?没有人能说得清楚。其时已是周五晚上八九点,有的同事提议既然问题已经解决了,稍作休整后再回头研究深层次的原因。但是蒋文亮坚持“绝不能轻易让问题过夜”,主动说服团队成员一起重新开始排查,直到找到问题的症结所在,才放心结束当天的工作。这样的场景是蒋文亮团队工作的常态,正是得益于这种“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的工作作风,凡是由他主持研制的项目,极少出现反复。 关注细节既保障了项目质量,也使得蒋文亮总能在大家容易忽视的地方找出“毛刺”,找到创新的突破口。在设计功能复杂的电路板时,蒋文亮不仅关注每一路信号的来龙去脉,也关注每一个元器件的选用。对于说不清楚优劣的设计点,从来不把前人的经验当作“理所当然”。某项目之前的某个电路用于解算器解调,当时大家都觉得有现成的解调芯片,根本不需要自己用模拟电路实现解调。但是蒋文亮通过分析对比,认为现有解调芯片只是能用,但是温漂太大,一致性并不好,很有必要研究出一种电路一致性好、温漂小、能独立解调的电路。经过他的坚持,加上长时间的反复思考与试验,最终取得了成功,为控制器的大批量生产做了充足的准备,后续在项目里大量使用,并申请了国防专利。此外,蒋文亮及其团队关注数据精度而提出的宽范围转速信号处理技术、高精度低温漂的解算器信号采集与处理技术、电感式接近开关信号采集与处理技术以及转速传感器高齿信号波形识别技术等发明均已应用到型号研制当中。 二十年前的蒋文亮也曾如大多数年轻人一般,初入职场,对航空发动机充满敬畏和好奇。蒋文亮的技术创新源于对细节的追求和把握,始于一点一滴的学习积累,最终,在二十载如一日的不懈坚持中结出累累硕果。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李美静